忍者ブログ

夏間星丘

MENU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0)

  身軀在下沉,意識卻拼了命往上抓。
  他無法確定自己是否有發出求救。當呼吸獲得自由,耳邊傳出陣陣液體湧出盆器的聲響,視線裡隱約勾出了像是人的輪廓。即使在霧氣中,仍然清晰的線條,扎實且無數次在眼前重複著筆觸般的印象。從額頭滑落的水滴不斷刺痛他的眼球,但他仿若就停在睜開眼睛的那刻。
  在發現原來自己在加滿水的浴缸之中昏迷,已經是好幾秒後的事。他低下頭,伸出水裡有些僵硬的雙手,每塊皮膚幾乎都起了皺褶。暈眩與疲勞這時才慢半拍抓住他的知覺。
  他想要離開,而在水裡搖搖晃晃站起身子。這下子使他們足以平視。那個人依舊站在定點。距離咫尺。對方的衣物已經濕去大片,溫度和時間一起消逝,殘留著冰涼的重量。
  我不知道你那麼想死。對方看著他的瞳孔。相當平淡。
  喉嚨在燃燒。眼睛在燃燒。應該要如此,他卻僅由對方接著從口袋抽出匕首,順手往他左胸口刺去。濕潤的襯衫破了個洞,但皮膚卻勉強才被擠出滴鮮紅,腳下激起微弱的漣漪。再深一點,你的心願很容易就能達成。說完之前卻已經別過頭。
  注視著離去的背影,比底下顏色產生什麼轉變更讓他在意。他無法體會對方留了什麼情感在這裡,又帶了什麼走。但他隱約發覺,對方正迅速地往毀滅走去。那也無所謂。他們本來就連那種互相的利益關係都不是。
  我是為了活下去才在這裡。乾啞的嗓音呢喃。拖著飽滿水分的布料,隻字片語散在狹窄的空間當中,和熱氣在腦海交替繚繞。他站在就要破碎的磚上停了良久,最後才走出與對方離開的同一扇門。  



與上篇沒有關係,所以都是零。
好像在以同人的寫法寫,實際上不是。(艸)

因為沒有設定好,所以才這樣寫的,像是原本就有一個故事在那裡一樣。很意識流。其實就連名字都還沒決定,就只是想寫這樣的兩人的關係:永遠都來不及也沒想過改變,想把「有些東西」丟得越遠越好。但很多事情根本最初就完全搞錯。欺騙又混淆自己的人們。
PR

Comment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 CLOSE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記事

× CLOSE

Copyright © 夏間星丘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