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夏間星丘

MENU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白色

  「你還不是醫生吧。」
  「你這傢伙怎麼一清醒就這種不屑的語氣啊。我可是還要準備考試的人,還留在這裡陪你。不過病人就應該好好休息。你也不用太內疚。」風從斑駁的白牆撕落了幾張碎片,伴隨嘆息中帶著的愉快,飄落在雷歐力腳邊。「要關窗嗎?」
  「不用。大概燒已經退了。」
  酷拉皮卡移動身子,倚靠在床頭時,有股沁涼的溫度流過脊椎。通常他不會將眼神過份停在交流的階段,也許身體確實太過疲倦,於是他就放任視線止於雷歐力的瞳孔。
  雷歐力也深深嘆氣,比他來得故意。從對方的眼角餘光,酷拉皮卡發現自己的身影比想像中還更狼狽不堪。他蹙緊眉頭。眾多情緒彷彿減輕麻藥般,沉往隨時都要刺穿心臟的鎖鍊。他嚇了一跳。握緊拳頭,鍊子在五指之中若隱若現。好像差點忘記什麼重要的事。一切都還沒結束。
  酷拉皮卡緊緊將自己閉入黑幕,鎖鍊彷彿在耳畔摩擦。兩人沉默了好一回兒。雷歐力轉身將毛巾拿去扭乾,又浸在冰水好幾秒。
  「你會是個好醫生。」在準備掀起酷拉皮卡的瀏海時,身邊傳來微弱的細語。「你的雙手有讓人安定的力量。」
  「但是你的表情卻不是這回事。」
  手中的冰毛巾被抽走,對方一把覆蓋自己的額頭,接著緩緩睜開雙眼。紅色光輝不時閃爍。又是這種情形。雷歐力心想。藏著光的翠綠色,能輕易化作艷麗又危險的色彩。最後什麼也不會得到。哪一件事情做了,都不會感到活著的喜悅。
  雷歐力忽然生氣地抓住對方的肩膀,最後連想要使勁的力氣都消失了。
  「這麼認真,我真是個笨蛋。」他抽走眼前的冰毛巾:「但是醫生是有原則的。放下病人離開,你也會揍我一拳吧?」正要走下床的酷拉皮卡止住腳步,不禁笑出聲來。
  「啊啊,當然。」
  當初獵人試驗的記憶在腦海流淌,從未被更替過。任何記憶都無法被更替。酷拉皮卡理解雷歐力的意思。所以他想,對方也懂自己的意思。所以誰都不能阻止彼此離開。從窗外照入的光線灑在地板,只要再前進一步,他的人生又會開始運轉。這才是他活著的目的。
  不久的將來他還是會踩著那片光離開。對方也是相同。
  雷歐力看著對方輕易接受了變相協議,也不明白為什麼要對無法改變的事情產生執著。而直到他回想起旋律曾經對他說過的話之後,他們已經不再這片陽光留下任何影子了。



GI篇最初。在雷歐力照顧酷拉皮卡時的妄想。
那時候我覺得畫面很亮,跟一整個OVA與之前完全不同,很刺眼。
原作從此兩人就沒什麼戲份了。(掩面)

這兩個人的互動非常喜歡,不過因為酷拉皮卡這時太病懨懨了,除了抱著一堆恨意和高溫之外少了很多兩人的嘴皮子XD
PR

Comment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 CLOSE

カレンダー

12 2018/01 0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記事

× CLOSE

Copyright © 夏間星丘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