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夏間星丘

MENU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響」

[HGSS]
  窸窸窣窣穿越草叢,幾片葉子從眼前揚起,身上仍沾留草味的露珠,還有枝葉摩擦在黑色布料上交錯的淡色線條。而後紅髮少年停下腳步。
  「怎麼又是你。」
  刻意壓低嗓子,喃喃細語般,猶如微風吹過耳畔的癢意。
  自己的氣息逐漸消淡,從林間步入的那一小塊空地享受著夜間的月光,熟悉的人影就倚靠在距離不遠的大樹前,沉沉睡去,平穩的呼吸跟著身旁的爆炎獸與其他神奇寶貝一起。
  少年鼻間瀰漫著殘留的食物香,意識跟著熱了起來,撇開足足凝視好幾分鐘的視線,眉頭又開始加深。他不明白那個打敗自己的傢伙為什麼總能夠如此輕鬆,像是現在,看來對方沒有清醒的打算。沒有戒備心是愚蠢的弱者才做的事。明明這樣想著,不解又惱怒的疑問讓少年感到煩躁。
  除了單薄的力量以外,什麼也做不了,只有瞳孔裡反照的影像回到對方身上,放大,向前走了好幾步,對方卻只是無意識打出噴嚏,然後就一點動靜都沒有了。
  藍黑色的髮上纏繞銀色的月光。
  風吹來森林的氣息。
  木材燃燒殆盡的味道。
  以及,過分靜謐的聽覺,連自己的心跳也模模糊糊,若是那個人肯定能聽清楚不放過任何一絲的鼓動,包括就連他人也不明白,從什麼地方傳來的聲響。既多事又麻煩的溫柔。
  最後步伐已經停在彎腰就能撞到頭頂的距離前。忽然,少年卻像遭受瞬間的劇烈驚嚇般,不自在地垂下頭來,劉海埋住了雙眼,直到臉頰的熱度降溫為止。
  少年緩緩地伸出食指,停在對方的眼皮上。
  「……閉上。」



題目就是標題。
如果看懂的話就能發現實在好─羞─恥─喔─真高興!
原本還想要寫金銀,不過三點多的精神好渙散,完全忘記下禮拜是畢─段考。(莫再提。
金銀和這對給我的感覺很不一樣,HIBIKI和GOLD就算了,單說銀的感覺也不完全相同,寫下來覺得,原來HIBIKI在我心中竟然有那麼一點點狡猾。
(大概是太天然太好孩子的關係。)
明明想著HIBIKI絕對不會錯失任何聲音卻依然繼續前進沒意識到已經被發現直到最後和HIBIKI的睡眼對到的SILVER真可愛。
PR

Comment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 CLOSE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記事

× CLOSE

Copyright © 夏間星丘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